“丹北镇 你们的回函让我们感到愤慨!”

    来源:供稿    发布时间:2020-06-28 16:31    编辑:沙风     浏览量:

6月24日,一篇掷地有声的诉求文章《陈建芬,418万失地农民保障款去了哪里?》在江苏苏讯刊发后,即刻在网上网下产生强烈的地震波,点击率迅速破万,许多网民在网上留言,表达了对失地农民的同情和对违法违纪者的痛恨。许多读者纷纷致电编辑部,表达了对诉求者

6月24日,一篇掷地有声的诉求文章《陈建芬,418万失地农民保障款去了哪里?》在“江苏苏讯”头条刊发后,即刻在网上网下产生强烈的“地震波”,点击率迅速破万,许多网民在网上留言,表达了对失地农民的同情和对违法违纪者的痛恨。许多读者纷纷致电编辑部,表达了对诉求者的坚定支持。

在这些来电来函中,我们也收到了丹北镇政府的公函。编辑部迅速邀请专业律师、长期从事农村工作的有关领导对丹北镇的公函进行了详细解读。同时,一线采编人员火速赶往丹北镇,与当事人进行核实。

这份公函主要说明了三种情况:一是说金桥村(木桥村)与村民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约定村民将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归村委会独立使用、收益。二是金桥村(木桥村)按照土地征用政策一次性支付了补偿费和安置费,以后村委会改变土地性质,村民不得干涉,决不反悔。三是宏昌、润阳、谊善三企业上交的失地保障款352.5803万付给了原新桥镇人民政府,谊善公司交付的66.0101万元保障款一次性付给了丹北镇人民政府。

针对这三种情况,现场采访了解的情况是:

1. 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金桥村委会作为我国最基层的一级组织,有什么权力买卖集体土地并从中受益,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2. 金桥村(木桥村)按照土地征用政策一次性支付的补偿费是青苗赔偿费和劳力安置费,与失地农民保障资金没有任何关联,不要以偏概全,忽悠百姓;村民对流转土地这件事是同意的,也不反悔。但从没有同意金桥村委会将失地村民保障资金占为己有。

3.公函上说,两笔保障款352.5803万元+66.0101万元,合计418.5904万元分别汇给了原新桥镇人民政府和丹北镇人民政府,这简直是自相矛盾,颠倒黑白。

2020年1月15日,丹北镇政府在信息公开告知书明确告知,从2004年至2014年间,共有4批共计418.5904万元农民基本生活保障资金被丹北镇财政所汇到了金桥村委会的账户。

这4批共计418.5904万元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资金汇出明细及凭证如下,让我们再一次附上《丹北镇信息公开告知书》:

“丹北镇 你们的回函让我们感到愤慨!”

告知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附有一系列转账凭证、转账协议以及规避风险的承诺书等。作为政府部门为什么睁着眼睛说瞎话?为什么失信于民?为什么要主动替金桥村委会背“黑锅”?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罪恶?

“丹北镇 你们的回函让我们感到愤慨!”

(上图是金桥村委会开给原新桥财政所汇入保障款的内部结算凭证)

“丹北镇 你们的回函让我们感到愤慨!”

(每划入一笔资金,丹北镇都要金桥村委会出具一份承诺书,目的就是为了逃避风险和害怕追责)

4.各级政府三令五申,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挪用失地农民保障资金,这是一条红线、高压线、生死线。如果可以正当挪用,那么,陈建芬一伙为什么要制作假协议、假签名、假公示等一系列假材料,骗取镇、市政府有关领导的签字,而不走正常的途径和渠道?既然418万失地保障款进了村委会的账户,为什么账户上还亏损数千万,这巨大的“黑洞”里掩藏着怎样的乱象?请纪检部门给广大村民一个说法!

5.当失地村民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四处奔走时,为什么遭遇来自方方面面的阻挠、威胁和报复?各级政府部门为什么要以各种理由将他们拒之门外?丹北镇政府为什么要动用一切力量阻止、掩盖、打压、恐吓?

对丹北镇政府的回函我们感到愤慨!浑水摸鱼、混淆视听、遮人耳目、瞒天过海的伎俩是掩盖不了罪恶的事实,赶紧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失地村民在艰难的维权路上已经奔波了六年,踏遍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受尽数不尽的白眼和嘲笑,仍然得不到妥善、合理的解决,至今想来痛心疾首,泪洒胸襟,仰天长叹,夜不能寐。

他们今天的生活境况更是让人痛断肝肠,唏嘘不已。请丹北镇现任党委书记放下身段,访贫问苦,看看百姓的疾苦——72岁的陆全昌老人因中风行动不便。屋漏偏逢连夜雨,40多岁的儿子也受病痛折磨,无法出门打工,家里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所有的生活重担压在陆全昌儿媳一个人的肩上,柔弱的双肩支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苦不堪言那!

74岁的陆志荣老人因生活没有保障,带着年迈的老伴靠卖香火挣点生活小费,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仍食不果腹,艰难度日。

69岁的李正业老人,因养女出嫁,自己一人孤独地在两间暗无天日的小屋子里厮守,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一切靠左邻右舍施舍,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啊?

这让我们想起“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他为官清廉,时时挂念苍生百姓。后因病罢官客居扬州,因身无他物,只有廖廖几卷图书,便以卖画为生。他在《墨竹图》上题诗道: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这句诗的意思是:我卧在衙门的书斋里,静听着竹叶沙沙地响动,总感觉是民间百姓疾苦号寒的怨声。古代的官吏都能为百姓疾苦忧心忡忡,我们丹北镇、金桥村党的干部怎能对村民的苦视而不见,对村民的痛充耳不闻,对村民的难听之任之呢?因为他们早已饱暖思淫欲。据我们采访得知,村、镇两级干部许多都住在豪华的别墅里,有的干部的别墅不止一栋两栋,厂房不止一幢两幢。有的镇干部利用手中权力在金桥的地盘上违章违规建造亭台楼阁,过着歌舞升平的奢靡生活,比起古代的官吏,你们不羞愧吗?不汗颜吗?不反思吗?

对于金桥村大兴土木,违规违法建造别墅并私下买卖一事,我们将另行深入采访,集中报道。

“丹北镇 你们的回函让我们感到愤慨!”

(村民多次联合签名,要求政府解决此事,但久拖不决)

佛说,人这辈子,因果相随,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终将不会缺席!

(以下是村民代表对报道事实的确认签名,仅展示一部分)


 

 

本网将根据诉求事实,连续关注老百姓诉求!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