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京飞人生的四次“挨打”

--郭京飞人生的四次“挨打”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19 15:15    编辑:书人     浏览量:

第一次,物理暴击 地点:首都机场 对手:少年小伙伴 郭京飞[微博]曾是一个很皮的北京小朋友。 所有教过他的老师都会记住他的名字,有的曾经对郭爸爸郭妈妈说:我教学二十年,从来没见过像你儿子这么皮的孩子。十几岁时,郭京飞就有一项特殊技能,吹哨不张嘴

第一次,物理暴击

地点:首都机场

对手:少年小伙伴

郭京飞[微博]曾是一个很皮的北京小朋友。

所有教过他的老师都会记住他的名字,有的曾经对郭爸爸郭妈妈说:“我教学二十年,从来没见过像你儿子这么皮的孩子。”十几岁时,郭京飞就有一项特殊技能,吹哨不张嘴。班里有声音,老师却半天找不着人,最初郭京飞很得意,后来同桌把他给“举报”了。

郭京飞并非不爱学习,只是有些偏科,语文和历史学得比较好,这也使得他长大了以后更喜欢和理科生交朋友,“我就喜欢那种这种人,他们说什么东西都特别的清楚”。

许多人在学生时代的课桌下藏着课外书,郭京飞倒没那么“猛”,但的确钟爱《北斗神拳》、《侠探寒羽良》(又名《城市猎人》)那一类日本漫画。长大以后郭京飞发现,其实那些漫画书就是分镜头本。

因为机场子弟的身份,郭京飞总被人认为家里有点闲钱,因此还挨过打。那帮孩子把郭京飞叫到机场附近生活区的草坪上,管他要钱,郭京飞没有,他们就对郭京飞拳打脚踢,还宣称要挖坑把他埋了。

回到家里,父母的教育是:以后少出门。

这是一个混沌未开的时期吗?“我到现在也混沌啊。”郭京飞歪着头笑。

第二次,精神创伤

地点:录像厅

对手:生活

初中没毕业,郭京飞退学了,直接原因是“口香糖粘在了我的校服上”。

当时国内已经出现了一批练习生,出路是给明星伴舞,郭京飞还真有朋友去给张学友伴舞了。但他自己却没有那么好运,有个朋友说要把郭富城[微博]和刘德华请到北京开演唱会,还许诺能让郭京飞给郭富城伴舞。但退了学之后,那个朋友的公司黄了,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家里人也想过办法,比如航站楼里有很多地勤工作,当时还流行去食品公司上班,但是这些地方都不要郭京飞。

渐渐地,郭京飞跟一帮坏孩子玩在了一起,消磨时间的方式是混录像厅。

有那么一天,郭京飞和那帮朋友在街边无所事事。这时,从一家新开的小卖部里走出来一个人,郭京飞一看,那是他的历史老师韩鉴。两人都在学校话剧社,亦师亦友。郭京飞没有想到,韩鉴老师也离开了学校,还开了个小卖部。

“他们不是好孩子,也不懂得尊重别人,你跟他们没有希望。”韩鉴对郭京飞说。

“那怎么办?”郭京飞说。

26岁的韩鉴那时候接了北京电视台的一个活儿,他决定,带着郭京飞走南闯北。

第一站是福建南平,郭京飞强调:“姚晨[微博]的故乡”。那还是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才能从北京到福建,南平当地二十五元的招待所,外面是山,房间里面摆着五张床,除了他俩,根本没有人住。从南平,两人又去了永定、龙岩、泉州,最后从福州去了陕西。

郭京飞与韩鉴做的事,其实就是代表北京电视台,向地方台要素材。一趟下来,5000多块钱的补助费所剩无几,两人并没挣到多少钱,但郭京飞却由此与坏孩子们渐行渐远。

师徒俩偶尔喝点小酒,郭京飞大言不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随后就被韩鉴灭了气焰,老师对他说:“你要真诚地对别人。”

从陕西回到北京后,韩鉴又把郭京飞介绍到一个剧组里当剧务。当时山东电视台在北京动物园里录制一档叫做《动物园365天》的节目,郭京飞呆了两三个月,赚了500块钱。十年之后,郭京飞才知道,这500块钱是韩鉴自己掏的钱,当时韩鉴一个月工资才400元。

当时并不知情的郭京飞,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他终于靠着自己的付出,挣到了钱。

郭京飞从小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当动物饲养员,一个是当演员。动物饲养员的梦想,在拍摄中已经实现了,这时候的郭京飞听说了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而去,也是第一次了解到,原来表演是要学的。

为了了解到“学表演”是什么,郭京飞偷偷跑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看学生汇报演出。当时正好是陶虹和段奕宏[微博]他们班表演。“就这么大一屋,在人前就演上了,我替他们害臊,我替他们紧张,我觉得他们好棒,我脸红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也就豁出去了。”

二十一岁时,郭京飞终于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

第三次,命运捉弄

地点:大学

对手:这残酷的娱乐圈

在郭京飞叱咤上戏校园时,当年的艺术家逼格物件是军大衣。

因为专业课突出,郭京飞一直在学校里名列前茅。由于跑图书馆特别勤,读了大量专业书,郭京飞很快把文化课的短板补上了。每到周六日,郭京飞就去火车站观察形形色色的人。

一年级是上戏学生最苦的时期,表演系里的孩子们都疯了似的,一个星期四堂表演课,每节课都要表演一个小品。刚开始单人小品,后来进入双人小品,再是片段练习。

当时上戏的东排练场是“兵家必争之地”,表演系学生汇报通常在那里,但这个场子的传统是观众们会起哄,多正的剧都会演成喜剧。

郭京飞与同班同学钱芳[微博]原创了一出戏,郭京飞演老头,钱芳演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两人可谓相依为命,之后却不得不分开,这部纯亲情的戏在东排练场把大家演哭了,两人一炮而红。然后郭京飞就穿上了军大衣,拿个杯子,在校园里面走来走去,还背着手,眉头紧锁,“我这就是艺术家了。”

上戏的学生到大三才可以出去拍戏,加上当年的戏并不多,同学们也都在学校潜心学习。郭京飞说他“小时候是一个漂亮男孩”,拍过肯德基、柯达的广告。

大三开始,郭京飞去嘉兴参演了献礼的话剧,挣了6000块酬劳,比拍广告挣得多。

除了钱芳,郭京飞的同学还有万茜[微博]、张丹峰[微博],老来他们班听课的研究生喻恩泰[微博]也跟他玩得来,“他特别的聪明,而且也很专注,但他很孤独,比我还没朋友。”没事的时候,郭京飞就去喻恩泰寝室里坐着,那是一个有很多书的干净房间,两个人都爱哲学。

郭京飞跟着喻恩泰演了情景剧《都市男女》,里面不仅有如今的柏林影帝王景春[微博],还有姚晨、喻恩泰与沙溢[微博]。后面的这三个人,很快出演了《武林外传》而一炮而红,郭京飞其实也试过镜,导演本来有意给郭京飞安排角色,最后却忘了。

“没有人没看过《武林外传》的。”郭京飞错过了第一个爆红的可能。

但他也并没有什么挫败感,因为毕业之后的路还算顺利,以上戏优质毕业生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一路都是男主角。比起考上上戏之前十几块钱活一个月的日子,郭京飞觉得人生顺利无比,“历史上还没有哪个人一进团不跑龙套,直接演主角,不可能,绝不可能。这个是为什么?上帝爱我,我们团领导也非常爱我,各种破格录取。 ”

成为台柱子之后,郭京飞的朋友开始为他寻求转战影视剧的机会。

很多朋友向著名经纪人王京花推荐郭京飞,梅婷[微博]推荐过,柯蓝[微博]推荐过,终于,在郭京飞第三次来北京巡演的时候,王京花出现在了台下。在没看这场话剧之前,王京花并不想签郭京飞,觉得他“难做”,因为长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那么漂亮,也没有那么丑”,但看了话剧之后,王京花决定签下郭京飞。

王京花为郭京飞接下来的第一个戏,是电影《失恋33天》里的前男友角色,王京花坦承拍这戏是没有钱的,但还是建议他去拍。

在《失恋33天》的片场,郭京飞戴着耳机躺在硬板凳上,躺了12个小时。其实当时只要另一位演员改个头型,郭京飞就能提前十个小时把那场戏拍了,但郭京飞面对的现实是只能等着。

后来,《失恋33天》火了,但与郭京飞无关。

再后来,郭京飞拍了《武林外传》班底制作的《龙门镖局》,毫无疑问的男主角,郭京飞终于有了一些商业活动找上门,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火。网剧《暗黑者》里,郭京飞不仅是男主角,还是监制,但这部戏依然没有让郭京飞一炮而红。

那是一段苦闷的岁月吗?

“躺在冷板凳上12个小时的时候,我就在想,翻篇了,你再牛,那是过去的事情,既然你要换到新的领域,就要从头做起。”郭京飞说。他告诉自己,拍电视剧改变了自己排话剧时两点一线的生活,认识了新的人和事,“那是当时想要的,我得到了,我就会开心。”

第四次,网络舆论

地点:微博

对手:为苏明玉打抱不平的剧友

与娱理对话前一晚,郭京飞与雷佳音[微博]、路阳[微博]、郭帆[微博]喝酒到很晚。

话题跟《都挺好》的热度一点关系都没有。事实上,在网络上“风生水起”的郭京飞、雷佳音与李光洁[微博],私底下聚会从不提网络上的梗,谁要开个头,肯定会被怼惨了。

有点挑事儿地,我跟郭京飞说:“有同行说,感觉你特别想红。”

“怎么可能?演员都希望人看他,你能说是虚荣心吗?这是职业性质,我想人前搔首弄姿、挤眉弄眼?”郭京飞有点不忿地反问。

曾经有媒体在一篇宣传期的郭京飞专访里,形容他在挤兑雷佳音时,熟练得如同例行公事。

那些在大众舆论里的“通俗”,似乎正是12小时冷板凳之后,影视圈给郭京飞上的生动一课:“话剧是要思考,步入影视圈之后,对话人群变了,对话的是大众,你要明白自己是跟谁说话,要听得懂,不要聊那些听不懂的东西,人家辛苦了一天下班回家,不想看那不懂的。”

不得不说,那些梗虽然没有把郭京飞直接送上“实红”的地步,但却在“出来挨打”的声音不绝于耳时,实在地帮到了郭京飞。

《都挺好》第一次把郭京飞送上热搜时,词条是“苏明成出来挨打”,到后来,热搜已经成了“郭京飞求生欲”,积极把自己与角色分开的郭京飞,很快得到了观众的响应。那些围着郭京飞的粉丝,举起了这样的应援语:保护郭京飞,手撕苏明成。

有人说,郭京飞总是离走红差那么一步。终于火了的郭京飞坐在我的面前时,我也不禁提起当年的下饭剧《龙门镖局》。

郭京飞不抗拒媒体对他冠以的可惜之情,但也并不自怜,“我不在乎红不红,只要有戏拍,而且,不红有不红的自由。”“如果说对名利还有什么膨胀感,其实在话剧舞台上,已经完成了,我已经四十岁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如今的郭京飞是否有了更多的选择权?他客气地说,手上已经有了三四个剧本,但又补充一句“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有十几个剧本。”

“是影视寒冬的大环境吗?”我问。

“没法说。”郭京飞抗拒走向这种惯性的“深刻”,“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服务观众,好好演戏。观众辛苦辛苦回到家,看到郭京飞演的戏,能乐乐呵呵的,这就是我对社会的价值。”

(阿辉/文 陈植/摄像 王博/摄影)

原文地址:http://ent.sina.com.cn/v/m/2019-03-19/doc-ihsxncvh3718155.shtml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