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泳队的旗帜型人物-孙杨

    来源:尚观网    发布时间:2019-07-29 11:38    编辑:沙风     浏览量:

正在韩国光州进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进入尾声。中国军团在比赛的第二天开始就牢牢霸占了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的宝座,而且极有可能成为本届锦标赛的最大赢家。 毋庸置疑,中国跳水队功不可没,这只梦之队现在可以做到完全以波澜不惊的态势囊括几乎所有金牌,所以

正在韩国光州进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进入尾声。中国军团在比赛的第二天开始就牢牢霸占了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的宝座,而且极有可能成为本届锦标赛的最大赢家。

毋庸置疑,中国跳水队功不可没,这只梦之队现在可以做到完全以波澜不惊的态势囊括几乎所有金牌,所以他们掀起的夺金潮看起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由于实力优势实在太大(虽然个别项目赢得有惊无险),所以直到游泳比赛开始的时候,各路国内体育媒体仿佛才打起精神,对广大泳迷来说,当摄影镜头瞄向泳池的时候,好戏才刚刚开始。

截止到7月25日晚,光州世锦赛的奖牌榜

28岁的孙杨毫无疑问是中国游泳队的旗帜型人物,虽然在7月12日那天游泳队突然传出孙杨放弃了1500米自由泳项目的消息,但他依然是游泳队参加项目最多的中国选手,分别是200米、400米、800米自由泳单项以及接力,理论上如果孙杨能闯入所有大项的决赛,从枪数上算,他要参加近10枪左右的比赛,这对他的体能是个极大的考验。

7月21日,当孙杨出战400米自由泳决赛的时候,国内外的体育媒体都注意到了这个看点:和孙杨在里约奥运会结下梁子的澳大利亚运动员霍顿再次和“大白杨”同台竞技,而且是孙杨夺金路上最大的拦路虎。

不过最终孙杨以接近整整一秒的优势夺冠,没有给霍顿任何机会。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比拼的舞台居然从泳池内转移到了领奖台上。戴着眼镜的霍顿拒绝和孙杨一同登台领奖,而且据说还唆使铜牌的意大利运动员一起和他这么干,不过未遂。

孙杨实现400米自由泳世锦赛四连冠(@东方IC)

此后双方少不了一番嘴战,彼时圈内外人士和媒体也认为这不过是场外的一个小花絮,是霍顿积压已久的怨气之“自然延伸”,勺水岂能生波?直到两天后200米自由泳孙杨再次夺冠,而铜牌得主英国选手斯科特效法霍顿,拒绝一同领奖、握手和合影的时候,此类现象引发的舆论效应才由“涟漪”变为“巨浪”。

国际泳联(FINA)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以章程规则C12.1.3条款之“有损本行业声誉”(disrepute)为由警告了斯科特和孙杨。东施效颦的斯科特被警告,而始作俑者霍顿却免于任何惩处,不得不让人疑虑FINA处理此事的公平性。

笔者昨天从FINA官网查阅其规则时,才发现他们对此现象颟顸了事或许不是没有原因——规则太潦草粗略。如果以关键词“podium”(领奖台)搜索洋洋洒洒的几十页条规,找不到任何文字,甚至比赛礼仪也查无实处,所以只能以“有损声誉”这个口袋罪作最轻的处罚(除了警告之外,依次严重的惩处手段还有罚款、暂停比赛和驱逐赛场三种)。亡羊补牢,于是才有了FINA的“霍顿法则”。首先让我们恭喜他以这样一种手段载入了泳联的史册。

竞技体育胜者为王,菜就是原罪,服输也是体育精神的一种正面表达,如果扭捏作态横生事端,那就真的成为赛场内外的双重loser了。面对孙杨的霸气嘲讽,斯科特低头“娇羞”般的一笑,博取了很多西方所谓中立自媒体的好感,然而他和霍顿的孟浪举动却暴露出西方泳界对中国游泳选手的复杂心态——一种莫名的压力和恐惧。

不如让我们宕开一笔,先历数一下孙杨的辉煌履历。生于1991年的孙杨早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就亮相了,在家门口他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世界级比赛的氛围,那年他才17,就已经杀入了1500米自由泳的决赛。

孙杨真正的突破年份是2011年的上海游泳锦标赛,拿到了800米自由泳的金牌,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初出茅庐的孙杨,他的拿手好戏其实是长距离的自由泳。

2012年伦敦奥运会让孙杨真正成为了世界级的运动员,男子400米自由泳打破奥运记录夺金,进而1500米自由泳再次大幅度破世界纪录夺金。四年之后,身体抱恙的孙杨依然奇迹般地夺得了200米自由泳的金牌。

2012年伦敦奥运会,1500米自由泳,孙杨以绝对优势破世界纪录夺冠

从2007年开始,孙杨到今年一共参加了7届世界游泳锦标赛,一共拿了11枚金牌,加上分量更重的三枚奥运金牌,金牌数一共14枚,而且他是游泳史上第一个能够拿满从200米到1500米所有可能自由泳金牌的运动员。

笔者分析,假如锦标赛和奥运会能稍微改变赛制,把比赛时间段拉长的话,孙杨至少还能再拿3-5枚分量极重的金牌,很多时候,孙杨限于体能分配只能专攻其中两项,这次的800米自由泳就是因为体能缓不过来,只拿到了第六,而且为了保400米和200米,放弃了魔鬼般的1500米强项。随着年龄的增长,长短道的博弈,孙杨选择了短而放弃了长,也是出于对自己运动寿命的考量。

这让笔者想起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长跑名将王军霞,“东方神鹿”承载了十几亿人的希望,是唯一一个同时参加5000米和10000米长跑的运动员,最终拿到了一金一银,理论上如果她的体能可以得到足够恢复,这两枚金牌应该都属于她。

作为破局者的孙杨

近些年,我国涌现出了孙杨、叶诗文等一批游泳天才,带动起了集团规模,刘湘、刘子歌、傅园慧、宁泽涛、汪顺、徐嘉余等在国际赛场上争金夺银,俨然稳坐亚洲第一游泳强国的地位让不少年轻的泳迷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游泳其实属于后发领域,就在10年前仍是典型的“积贫积弱”项目。

1984年中国回归奥运大家庭之后,虽然期间有过90年代初五朵金花的昙花一现,总体来看,在这个金牌大项中是个绝对的配角。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海姑娘乐靖宜打破100米自由泳奥运纪录夺冠,是那届奥运会中国队唯一的游泳金牌;出现人才断档的中国游泳军团在四年后的悉尼奥运会被零封最高领奖台,堪称耻辱;2004年雅典奥运会“蛙王”罗雪娟折桂,也是独苗般的存在;同样的现象出现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刘子歌身上,200米蝶泳打破奥运纪录夺冠可谓中国游泳史上值得一书的壮举,但也只有一金入账,但在伦敦奥运会之前,中国泳团的金牌数只有可怜的7枚,只有美国某一届的金牌数的一半。

而且10年前中国泳坛的一大突出现象便是“阴盛阳衰”,在孙杨崛起之前,争金夺银全靠女将。上了岁数的老泳迷恐怕对蒋丞稷这个名字不陌生。他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成绩轰动了中国游泳界,成绩是5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两项的第四名,尤其是100米蝶泳距离拿铜牌只有一步之遥。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第四名的成绩确实微小,但在1996年就已经算得上重大突破了,可见中国游泳落后世界高水平的程度。

中国男子泳坛的开路先锋蒋丞稷

由于中国游泳起步晚,在世界泳坛上的话语分量非常轻,所以在参与制定规则方面往往是绝对的旁观者。常看体育项目的中国观众把目光投向泳池的时候,往往会产生这样的疑惑:为何泳池内决出的金牌数这么多?

历届奥运会游泳都是绝对的金牌大项,产生将近40枚金牌。长度有50米、100米、200米、400米、800米和1500米不等;泳姿分四种,蛙泳、自由泳、仰泳和蝶泳另外还有混合泳;再加上接力甚至后来有了男女混合接力和游泳马拉松,可谓长短泳姿花样繁多。有不少网友调侃,应该在跳台跳水中增加5米、6米、7米和各种姿势项目,这样中国队真的就可以把跳水玩坏了。

笔者无意置喙奥运会游泳项目的设置是否合理,但不得不指出,对于很多欧美国家,他们确实在这个项目上占尽了“便宜”,以美国队来说,在天才菲尔普斯横空出世之前,游泳就可以占到他们金牌总数的30%-35%,有了菲尔普斯这个bug,游泳金牌占比可以接近40%!另外,像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瑞典等国想在奥运奖牌榜上攀升,泳池是他们分秒必争之地。

可以预见菲尔普斯这个bug退役之后,美国的游泳金牌数会有大幅滑落

常看奥运赛事的观众往往有每天掰着手数金牌的爱好,剧本是这样的:前三分之二赛程中国一直排在第一,但当游泳比赛一开打,美国掀起夺金潮,他们便能迅速反超中国。

另外,还必须要指出一点,如果大家关注泳池运动员肤色的话,就会发现那是如此的“政治不正确”,一眼看上去白花花一片,和田径之径赛跑道上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几乎看不到黑人,一个几乎看不到白人……

由于特殊的身体素质、训练水平、人才培养机制和群众运动等一系列综合原因,泳池是“白富美”们的自留地。我们经常看到国内外各大体育频道制作的奥运冠军背后的心酸往事,很多都是从贫民窟走出来的民族英雄,但游泳运动员往往不属于此类,他们的共性往往是从小家庭条件优渥,营养良好,青少年时期就能得到一流的训练器材和高水平教练员的辅助。今天“体育项目+肤色”的关联度是绝对的谈论禁忌,但白人在泳道的垄断地位,从历史上看,基本是个不争的事实。

然而这个“事实”正在走向它的另一面,如果越来越多的中国游泳运动员不断取得突破,这个金牌大项将成为欧美白人自留地的噩梦。这让笔者联想起另一件事,中国当年以极为谦卑的姿态加入了世贸组织WTO,谨小慎微遵循该组织框架内各种游戏规则,依然崛起为世界头号贸易大国,戴着镣铐起舞却依然能跳出最优美的舞姿,让某些“舞蹈裁判员”们后悔当初就不该邀请中国进入舞池;同样地,圈地自萌的欧美发达国家这40枚金牌,如果突然闯进亚洲的某“怪物国家”,是不是应该后悔当初游泳项目不该如此细分呢?

除此之外,游泳还有“发达国家认证器”的称号,能在泳池内披荆斩棘的运动员,除亚洲外几乎无例外是欧美发达国家,连中等发达国家都很少,其中的一大原因就是游泳是个特别烧钱的项目。中国游泳队在2012年前曾去澳大利亚备战,有媒体报道说给孙杨一人的培训成本就高达500万美元。曾经把游泳列入国家战略计划的日本,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拿了一堆银牌铜牌,但是好像有个无形的天花板始终罩在他们头上。

这就是孙杨们带给欧美游泳运动员之恐惧感的背景。如果中国队克服了资金匮乏和训练体系不完善等一系列问题,开花结果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为中国队还有另一个杀手锏:全面拥抱体育全球化。孙杨成绩的提升离不开澳大利亚恩师丹尼斯的悉心教导。试问,如果高水平的游泳训练方法就像开源代码一样可以全球共享,以中国人不差的身体素质突破潜在的技术瓶颈也就指日可待了。所以,完全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下一个像菲尔普斯这样的游泳怪物是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而孙杨就是他的领路人和开拓者。

行文至此,笔者还必须要解决另一个大问题:孙杨身上是否背着“药检不合格”的原罪?霍顿和斯科特拒绝一同领奖的理由是孙杨是个“嗑药”者,而且细心的读者发现,2017年世锦赛,孙杨和霍顿在奥运会之后依然可以笑容可掬地一同走向领奖台,为何这次不一样了?

问题就出在孙杨的“9月听证会”问题上,起因是孙杨在2018年9月份的那次所谓的“暴力抗检”。

程序不正义,反兴奋剂机构犯规在先

在2018年9月4日晚,当时国际泳联授权委托IDTM公司在中国境内进行兴奋剂检测。IDTM公司派出一名主检测官,此人在2017年10月对孙杨进行兴奋剂检测时,当时就因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被孙杨投诉过。

英国媒体爆出来的什么孙杨砸碎尿样这些细节,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但是IDTM公司程序不合法在先,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2018年11月19日孙杨本人、家人和证人出席了国际泳联针对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听证会,但是IDTM公司的当事人全部没有出庭,主检测官在中国通过视频方式参与了听证,“血检官”和“尿检官”缺席。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做出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国际泳联(FINA)筛查了各种程序,认为孙杨无错,这件事本来就可以这么过去了,而且按照程序保密协议,它本不该成为新闻热点。但是《泰晤士报》拿到了独家爆料(这家媒体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一些内幕消息,本身就是很可疑的,补充一句,WADA(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目前的主席就是英国人Craig Reedie)。

最有意思的是,按照美国专业游泳网站swimswam对WADA裁决反馈的分析,FINA的裁决激怒了WADA:

在IDTM已经沉默置身事外,FINA觉得孙杨无问题的情况下,WADA依然不依不饶,冲在了最前沿,准备去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诉,给人的感觉是仿佛非要“讨个公道”一样。

而如果孙杨被认定有问题,那么他的职业生涯就会遭遇危险。

外媒提起孙杨,基本都要提一句“one-time convicted doper”,他曾经因为药检问题禁赛过,有一种“事前定罪”的感觉

有几个点值得注意,FINA站出来的时候,IDTM作为当事人突然就成了旁观者,他们不说话了,而且没有参加听证会,明显没把这个事情太当回事(话说回来,每年应该参加IDTM飞行药检的运动员成千上百,有几个真正走程序的?)。WADA却要给自己加戏,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9月份孙杨履行的是“飞行药检”,也就是out of competition检测,说白了就是突击药检,看你吃药了没有。职业运动员对飞行药检都已经很熟悉了,怎么走流程完全不在话下。

但一群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厨子、司机和裁缝们”突然被IDTM委托,连基本的执照都没有,整个过程让人啼笑皆非,可以理解当时孙杨团队的愤怒,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IDTM无执照执法了。

我们再来看看IDTM和WADA到底是个什么组织。

用一句很文雅的文言形容IDTM和WADA的关系,就是前者是后者的“野爹”。IDTM成立于1992年,WADA成立于1999年,前者是瑞典人创立的,总部就在斯德哥尔摩。

说实话,1992年的时候,那个时代的体坛已经吃药成风了,有一种刹不住车的感觉,于是一个名叫Staffan Sahlström的瑞典人(他本人在瑞典运动委员会任职)临危受命,自己旗下的一个小型公司被世界运动员委员会(IAAF)选中,委托之给100多个国家的运动员搞飞行药检。IDTM只能搞飞行药检,而无法在比赛期间搞赛场内药检的原因,就在于IDTM是野路子出身,是一家私企。

IDTM在WADA诞生前,掌握了大批的药检人力和物力资源,还和很多制药公司合作,但目前也只有在南非、俄罗斯和德国有分部(在中国没有分部,所以只能临时抓“裁缝”和“厨子”)。

而WADA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国际奥委会旗下的组织,根正苗红。WADA的好多人力资源包括反兴奋剂的理念、流程和具体操作都借鉴了IDTM的做法,而且笔者在WADA工作条例中查到这么一句:

那么,这两家机构的关系就明白了。IDTM是WADA是被转包的私企,WADA把大批的运动员飞行药检工程转包给了IDTM,IDTM公司全名最后的两个字母AB在瑞典语中的意思就是Aktiebolag(有限责任公司)。

笔者最早了解飞行药检的儿戏性质,是10多年前的足球界的爆料,欧足联不断传出足球运动员药检徒具形式的消息,而且皇马后防大将拉莫斯亲自说过,忘了药检,也没人找他,就不了了之了。

据英国卫报10月27日报道,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观察员组织(World Anti-Doping Agency Independent Observers)近日发表了一份长达55页的报告,揭露里约奥运会反兴奋剂药监过程出现严重漏洞。在某些比赛日,计划内的药检居然有高达一半的数量因为不能及时找到运动员而“流产”。

观察者网风闻社区网友“半听星冰乐”也指出:中国其实是被药检次数最多而阳性比例倒数的国家。

国际奥委会、国际泳联和WADA经常半推半就合演“药检”的闹剧,程序流程之儿戏,规则制度落实之缺乏公正,可见一斑。笔者相信,九月份的听证会必将会还孙杨一个清白。

原文地址:http://www.uplook.cn/news/2019/0728/715.html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
招商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