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老地名“复活”,推动城市“软更新”

    来源:中国江苏网    发布时间:2022-11-18 14:52     编辑:陈诺     浏览量:

地名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南京出现过逾2万个老地名,较有文化价值的约2000个,而随着城市快速发展,其中约1900个老地名已经消失。 复活使用老地名,传承古都历史文脉。近年来,南京市结合城市更新,对现存重要的老地名积极展开保护,同时通过重启一批有价值

地名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南京出现过逾2万个老地名,较有文化价值的约2000个,而随着城市快速发展,其中约1900个老地名已经消失。

复活使用老地名,传承古都历史文脉。近年来,南京市结合城市更新,对现存重要的老地名积极展开保护,同时通过重启一批有价值的老地名,赓续城市文脉。

11月7日,民政部召开全国“深化乡村地名服务点亮美好家园”试点工作视频会议,要求民政部门联合规划、建设等多部门,结合城市更新、乡村振兴,赋予老地名新的意义。南京市将以江宁区入选试点为契机,进一步推动城市“软更新”,提升老地名承载的文化自信。

地名故事

留住美丽乡愁

有价值的老地名陆续“回归”

去年以来,南京多个老地名“复活”。无论是秦淮区的“小西湖”,还是雨花台区的“能仁里”,抑或是城东地区的“麒麟湖”“沧波湖”,这些老地名承载着一代代人浓烈的乡愁回忆,更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历史遗产。

软硬更新一起上,小西湖要有“湖”了

位于秦淮区的小西湖历史文化街区是网红打卡热门地之一,这里既有白墙青瓦的传统江南民居风味,又有现代建筑造景的潮流时髦,汇聚了众多颇有格调的书店、咖啡厅、餐馆。

小西湖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明代。据记载,明代戏曲家徐霖在箍桶巷西侧修建了私家园林,取名为快园。在快园里有一个风景之美堪比杭州西湖的池塘,名曰小西湖。

不过,如今外地游客到了小西湖,心里总会浮起一个问号,“小西湖怎么没有湖?”原来,随着历史变迁,快园荒废了,池塘被填平。虽然“小西湖”已不复存在,但是这个地名却被一直沿用了下来。

记者了解到,小西湖历史文化街区将复建历史上的“快园”,工程将于今年年底前启动,打造一处有水有亭的景观。这意味着,小西湖真的要有“湖”了。

著名作家、南京地方史专家薛光告诉记者,小西湖地名其实一直在用,但地名应有相应的空间实体,“重启”老地名包括名字和实体空间的双重恢复。

“能仁里”成新路名,大小牛首巷时隔28年回归

说到能仁里,老南京人都不陌生。雨花西路东侧、雨花北路两边的区域,都可称作能仁里,这里包含能仁里一村、二村、三村。

阿财菜饼店、水西门鸭子店、夫子庙面馆、汪家馄饨……对南京人来说,能仁里有最纯正的“烟火气”,有留住老南京人“专属味蕾”的记忆。

说到能仁里这个地名,就不得不说能仁寺。据《南京地名大全》记载,能仁寺,位于雨花台西侧。南朝宋元嘉二年(公元425年)建报恩寺于南门外,即此处。五代称奉先寺,宋改能仁寺,明洪武间改建,现仅存大殿一座。

雨花台区民政局区划地名负责人张浩介绍,去年9月,雨花台区确定将位于雨花街道,西起雨花西路、东至能仁里居民小区,长298米、宽9米,沥青路面的道路命名为“能仁里”。

老地名与周边居民生活息息相关,是一条情感纽带。

去年,秦淮区七家湾地区也“复活”了两处老地名,分别是大牛首巷和小牛首巷。作为传统回民聚居区,这里曾集中大小宰牛作坊,明代地图上就有“大牛首巷”和“小牛首巷”两个地名。1993年建邺路拓宽时,大、小牛首巷地名消失,给交通管理和居民生活造成一些困惑。时隔28年,这两个消失的老地名回来了。

生动“移植”,“麒麟”“沧波”由门变湖

麒麟生态公园中,距离明城墙遗址约1000米处,静卧着两片湖泊。

今年4月28日,南京麒麟生态公园湖泊征名活动启动,共征集到近500组名称。经过专家评审、网络投票等环节,“麒麟湖”“沧波湖”这两个名字脱颖而出。

据主办方介绍,之所以给双湖取名“麒麟湖”“沧波湖”,是因为这两个名字不仅有记忆点,更容易引起市民共情,也是对南京历史文化的传承。

其实,“麒麟”和“沧波”这两个名字由来已久。600多年前,南京外郭城18个城门中,屹立在东南方位的两个城门就是“麒麟门”和“沧波门”。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研究员朱明娥介绍,1927年前后,为造环城公路,城门先后拆毁,材料被居民回收建造房屋。如今,在沧波门遗址附近民居上,还可以看到不少明代城砖及旧石料。

如何“复活”

结合老城改造、新区域建设

就地重启或移植派生

地名是写在大地上的历史,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老地名消亡,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

据《南京地名大全》显示,历史上,南京出现过逾2万个老地名,其中较有文化价值的约2000个。不过,随着城市快速发展,约1900个有价值的老地名已经消失。

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教授陶卓民等研究者发现,南京老城南现存街巷地名密度最大,消亡也最多。截至2015年底,南京消失的街巷地名中,原白下区占33.6%、秦淮区占31.6%。

一个个老地名的消失,或因在历史长河中直接被淘汰,或因自身变迁而更名易姓。专家指出,多年的实践证明,复活使用有价值的老地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保护。

“我市以城市规划为基础,结合老城改造和新的区域板块建设,在编制地名规划时,从源头上严格把好地名命名更名关口,将老地名的复活使用当作使命,确保新生地名突显本地的历史底蕴、地理特征、经济建设、文化氛围和社会发展等状况,彰显本区域的地名个性和独特魅力。”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处长谭晓林介绍。

结合城市更新工程,就地复活使用较为普遍。

南京市把老地名保护传承融入历史街巷、历史建筑更新之中,如在老门东、门西、南京西站历史建筑保护改造中,启用了“上江考棚”“边营”“小西湖”等老地名;在下关滨江新建道路中,启用了“下关电厂”“龙头房”“大洪池”“东炮台”“老江口”“惠安里”“崇德里”“庆康里”“商埠街”“煤炭港”等老地名,并准备为老地名“下关”立碑保护,传承“下关元素”。

南京市还结合道路、桥梁新建、改扩建,深挖当地的地理历史和人文,如就地启用了“大胜关”“黄天荡”等老地名。

以“大胜关”为例,雨花台区有个大胜关村,宋时在此设置巡检塞,1132年置烽火台。元时设水驿,名大城港。1360年,朱元璋在此设伏,击败了陈友谅数十万军队的进攻,于是改名大胜港并在此设关,即大胜关,沿袭至今。此地地势险要,自古以来为南京的江防要塞和中转港口。大胜关今为南京长江三桥和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长江东岸起点。

结合新的区域板块建设,移植派生使用,也取得一定成效。

南京市在一定范围内,将有历史文化价值、传承历史文脉的老地名进行移植派生命名。如前文提到的,在南京麒麟科创园规划建设中移植派生使用了“麒麟”“沧波”命名园区两个相邻湖泊,得到广大居民的普遍认同。

“南京在地名保护工作中做得比较好。在老城改造中,尽量将老地名保留了下来。在城市发展建设中,新地名的设置一方面突出文化韵味,有规律可循;一方面也将历史文化的发展印在了其中。”薛冰在著作《家住六朝烟水间》中,曾用“旧街新路”篇记述了南京地名“趣事”——有“街”字的,是“老”地名,如评事街、三山街、户部街;有“路”字的,是“新”地名,如中山东路、汉中路。薛冰告诉记者,老地名的复活使用,不仅增加了城市历史的厚重感,更让老地名不断“根”,永葆历史文化之“魂”。

怎样传承

“软”“硬”兼施让老地名

和实体空间共同“活”起来

城市更新应“软”“硬”兼施,已成为业内共识。保护老地名是传承古都历史文脉、提升城市文化辨识度、推动城市“软更新”的重要抓手。

近年来,南京市因地制宜,发掘、保护、利用优秀文化和优秀价值观念的地名,打造南京地名文化保护的“金名片”。

南京市在全国率先将“南京老地名”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在第31届联合国地名专家组会议上交流老地名保护经验。2020年,全国民政论坛上,南京打造地名文化街区的经验还在大会交流推广。

截至目前,南京已有120个老地名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现了地名非遗的“情感性保护”到“制度性保护”的实践转向。

“我们设置老地名‘非遗’保护碑,设置地名特色保护牌,打造地名文化特色街区……”谭晓林告诉记者,南京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经历了“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的发展过程,保护范围、保护力度不断扩大。

比如,南京市采用“非遗”标识、地名来历含义中英文对照、地图示意指位的方式,分批设置长干里、乌衣巷、成贤街、龙蟠里、虎踞关等37块非物质文化遗产老地名标志;设置各种类型的特色地名标识牌200余块,一批老地名以挂牌立碑的形式出现在南京城中。

目前,我国不少城市建立了地名数据库,出台了传统地名保护名录,组建了地名专家组等。这些举措主要集中在行政管理层面,能让地名获得更权威的保护。据了解,南京市的地名数据库已建成,相关信息正在完善之中。

记者从民政部门了解到,南京市还将以江宁区入选民政部“深化乡村地名服务点亮美好家园”试点地区为契机,进一步推动城市“软更新”。

“深化乡村地名服务点亮美好家园”主要通过乡村地名命名设标织密乡村地名密度,健全乡村地名标志导向体系;加强乡村地名信息采集更新,采集上图;深入挖掘乡村地名文化资源,宣传推广当地优秀地名文化、文旅资源和特色农产品,助力乡村特色产业发展;加大乡村地名信息共享应用力度,鼓励支持社会各界参与地名信息开发应用。民政部确定全国70个县(市、区)为试点地区,江宁区是南京唯一一家。

江宁区地名遗产丰富,像湖熟地名或可溯源至吴越文化,秣陵、丹阳为秦置郡县名称等。此次试点选取谷里街道为重点建设街道,全区省级以上美丽乡村、文明村、特色田园乡村等为重点建设村。按照计划,江宁区将有序推进乡村地名的命名设标、地名和兴趣点采集上图、乡村特色资源宣传推广和乡村地名服务应用等工作,对符合国家地名信息库入库条件的地名,同步做好相关信息采集入库工作,探索出一条深化乡村地名服务的新路径。

“如果我们把南京的地理、历史、文化、风俗等比作一部厚重的百科全书的话,那南京老地名就是构成这部百科全书的长短不一、层次各别的辞条。”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胡阿祥认为,南京的老地名,仿佛工笔画一样,一笔一笔地描述出南京区域不同历史时期的面貌、不同地域空间的状况、不同社会阶层的生活。

如今在南京,老地名正融入现代城市生活之中,在城市更新中留下历史的厚重与温度,勾画出一幅崭新的南都繁会图。

南京日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徐静 马道军

原文地址:http://jsnews.jschina.com.cn/nj/a/202211/t20221117_3113037.shtml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861634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861634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